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港股

还有多少文学期刊在为生存而敛财美食

2021-01-10

还有多少文学期刊在为生存而敛财?著名文学期刊《大家》创办一份“野鸡刊”卖版面之事,这几天被炒得沸沸扬扬。而在调查中发现,其实“一号多刊”的现象在文学期刊界并不鲜见,这种“潜规则”也成为很多期刊生存的方式。

现状:

“增刊”、“长篇卷”是重灾区

《大家》杂志东窗事发,被发现“一号两刊”,正刊发表高端的文学作品,另办一份“野鸡刊”专门刊登收费的论文。而中国《期刊出版管理规定》早有明文规定:“一个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只能对应出版一种期刊,不得用同一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出版不同版本的期刊。”“一号多刊”之举是明令禁止的,所以在舆论压力下,《大家》被停刊整顿也在意料之中。

然而在采访中发现,其实“一号多刊”的现象在文学期刊中并不鲜见,其中重灾区就是五花八门的“增刊”和“长篇卷”。

据知情人士告诉,一些文学期刊为了能提高收入,维持生存,但又不愿意落得一个“品味下降”的骂名,一般就会采用“一号多刊”的办法 原先正统的刊物照例一本正经地发一些“经得起时间考验”的重量级作品,却另外会每隔几个月就推出一本“增刊”或者“长篇卷”。一般而言,“增刊”遴选作品的标准会大大降低,这样也就给了那些原本不入法眼的作品以登堂入室的机会。

据介绍,文学杂志靠“增刊”获益一般有两种途径。其一,刊登收费的作品,这些作品虽质量欠佳,但作者很看重能在主流文学期刊上露脸的机会,所以愿意花一些钱。其二,刊登畅销作品,这些作品虽在正统文学界眼里分量嫌轻,却出自畅销写手之手,往往只要刊登有这些写手的作品,当期“增刊”的销量就会成倍增加,这也能给杂志社带来一笔不小的收入。

而注意到,这些“增刊”或者“长篇卷”,除了一些拥有主管部门的“增刊批号”之外,其余“增刊”的刊号与原刊的刊76人队追至号是一模一样的,其实也就是“一号多刊”。这种情况有日益严重的趋势。

反思:

如何让文学杂志不屈辱地活着?

据称《大家》的“野鸡刊”里一期就有论文200篇,有人按一篇收费 000元计算,一期“野鸡刊”就有60万元入账。然而昨天了解到,这笔钱并不会全部落到杂志社手里,整个过程中还面临中介公司的“抽成”。

昨天一位从大学中文系应尽量减少用户的输入硕士毕业的邹先生告诉,他从研二开始就不断接到各种中介的,表示可以代为介绍将他的毕业论文发表在一些文学理论期刊上,其中不乏一些知名刊物,中介费大概为论文发表费用(几千元到上万元不等)的20%到 0%。

“一号多刊”所面对的“客户群”除了想发表论文的学生之外,还有那些想成为“作家”的人。按照现行的办法,各级作协对申请入会者都有公开发表作品字数的要求,很多没法直接发表作品的申请者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花三四万买一个书号,印1000本小说。另一条就是尝试登陆文学期刊的“增刊”。登陆“增刊”当然也是要花钱的,但一般会比买书号要便宜,而且杂志的名气也比较响,所以此路颇受欢迎。

关键是,原本在读者心中很神圣的那些文学期刊给“花钱上版”提供了可能性。评论家于德清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文学杂志不应以耻辱的方式生存》,其中列举了文学期刊在“文学不好卖”,生存受到威胁的情况下,种种敛财之举。

注意到,在市场经济浪潮中,很多文学期刊被推向市场,结果导致迎合受众、品味下降,以致“一号多刊”卖版面。其实,文学作为一个独特的文化形式,应该也像京剧昆曲那样得到国家的大力扶持。比如,上海市委宣传部就设立专项资金,每年投200万元给《收获》和《上海文学》增加稿费,这都有力地促进文学期刊办刊水准的保持。

(:符素影)

南昌哪家白癜风好
呼和浩特治疗白癜风好方法
海口白癜风治疗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