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理财

看到这些女人才知道奚梦瑶们真该退场了网络

2020-10-18

看到这些女人,才知道奚梦瑶们真该退场了!

2019年的维密秀取消了,着实让很多欧美圈的超模粉开心了一把。纷纷嘲笑维秘终于自食恶果,带货的目的没达到,反而被“红超模”带进了坑里。

对于维秘这种卖故事/情调的内衣品牌,任用台步紊乱、定点尴尬,业务能力远不及专业模特的红来带销量,的确是个病急乱投医的行为。

这是Bella (随便走走算了)

所点的菜和价格就呈现在了屏幕上。这样的场景

这是大神“小狐狸”

维秘的核心商业价值在很大程度上是营销出来的,不是因为一流的质量也不是超前的设计,而是场面营造出的“高级感”,以及维秘天使们带来的梦幻氛围。

“像维秘天使一样性感撩人”,是众多维秘拥趸的消费动力所在。

结果这几年的维秘,为了挽回销量颓势,自己亲手把“品牌节操”撕得粉碎,顺便也毁灭了人们对维秘的想象,就差把“给我钱”写在脸上了。

大家发现原来这个品牌,一点都没有时尚品牌起码表面上“远离商业”的高冷排面。

之前高高在上的形象,只不过是营销的把戏而已,一点都不经打,缺钱就立马接地气了。近五年维秘母公司的股价一路走低。

只要能带货。走路不利索、黑点一大堆但ins有巨量粉丝的Gigi Hadid,还有她头肩比小于2.5的妹妹Bella Hadid,免试进!

只要能带货。定点尴尬,仿佛在自家后院走秀的“卡戴珊”之一Kendall,免试进!

只要能在中国市场带货。摔了一跤且后续处理台风尽失,按理说要解除合同的奚梦瑶,在第二年不仅免试进,还要再加上2套Look!

只要能带货。满脸都写着“妈妈看我的新裙子”,这种气质的模特,也依旧能上“高贵”的维秘舞台

吃相可以说是越来越难看。这些流量超模的主战场不再是展示产品的T台和硬照,而是ins上的关注量、话题热度,twitter上的街拍等。

曾有人采访娜奥米·坎贝尔怎么看待现在凭借ins火起来的红超模,她回答说:“时代不同了,这些人的确比自己出道时更容易让人看到,更容易成功。但是如果没有扎实的业务能力和持续地努力,这些荣光来的快也去得快。”

这话听起来很像是长辈教育人的口气,有倚老卖到的嫌疑。那么这个娜奥米是谁呢,她这么说难道真的不是因为酸吗?

毕竟2018年收入排名前十的超模,红超模至少占了四席,传统超模只有杜晨·科洛斯和吉赛尔·邦辰。

别人说不好,但我相信娜奥米还真的不太会酸,为什么呢?因为她就是超模本模呀,超模这个词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被发明出来,就是为了定义娜奥米·坎贝尔这种人的。具体什么情况,且听我慢慢道来。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时尚的黄金年代,模特的地位也乘着这股东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为方便国际上的各大时尚品牌和媒体与模特进行合作,发布模特信息的站也应运而生:mdc会综合收入和知名度,对模特的行业地位进行排名,并且会单独划出超模(Supers)一档:按照当时的标准,想获得超模头衔,不仅需要有业界顶尖的收入和知名度,还要有独特鲜明无法被效仿的个人形象,以及跨界的非凡影响力。

按照当时的标准,真正的超模经得起时间考验,她的名字可以代表一个时代。

不过后来随着超模一词被滥用,mdc的榜单上又划出了“传奇超模”(Legends)这一项。截至目前获得这一头衔的只有十七位的模特,其中就包括上面提到的娜奥米·坎贝尔。

所以怀疑娜奥米酸红超模们的可以退下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在这十七位传奇超模中,一同在八十年代末和整个九十年代大放异彩的辛迪·克劳馥、克劳蒂亚·菲佛、琳达·伊万格丽斯塔、克里斯蒂·杜灵顿以及娜奥米·坎贝尔五人,组成了时尚史上大名鼎鼎的“Big 5”。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领略一下“超模五人组”的魅力,看看究竟跟现在的红模特有什么区别:

辛迪·克劳馥

生于1966年的辛迪·克劳馥,是英法德三国混血,自小外型优势突出,17岁时就因为一个杂志封面,被芝加哥的模特经纪公司看中,签约成为专业模特。

八九十年代的辛迪,在Vogue、W、人物、时尚芭莎、Elle、Cosmopolitan、Allure这样的顶级时尚杂志登封,基本上是家常便饭。

有记录显示,截止1998年,自出道以来的十五年间,她的登封次数是至少为五百次,即一年至少上三十多次顶刊封面。

这有多强呢,这么说吧,中国时尚界的“五大四小”这九本杂志,截止目前完成登封大满贯的模特也只有刘雯一人,更别说重复上了。

辛迪的时尚经典时刻也同样不计其数,在1991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一袭红色范思哲(最近涉嫌辱华)长裙的她,美艳不可方物,随即便出现了大量的复制品和假货:

时装设计师Micharl Kors曾总结了辛迪·克劳馥的影响,“她改变了人们对美国性感女孩的印象,让人们认为具有沉闷棕色头发的女孩,甚至可以比经典的金发蓝眼女孩,更有魅力也更有头脑”。

克劳蒂亚·菲佛

生于1970年的她,模特生涯之坦荡,比辛迪·克劳馥有过之而无不及。

克劳迪亚小时候的愿望并不是成为一名模特,而是长大后进入父亲的律师事务所,做一名律师。

但在十七岁时,像极了碧姬·芭铎的她,在杜塞尔多夫的一家夜店里被模特经纪人一眼看中,随即便被安排去巴黎试镜。这一试就试出来了一张Elle的封面照可以说是出道即巅峰。

克劳迪亚最初是Guess的签约模特,一手将Guess带成大牌。后来被香奈儿的卡尔大帝青睐,成为了香奈儿的新面孔:

她合作过的品牌不计其数,包括我们能想到的几乎所有一线[直播实录]大牌,并且截止目前,依旧是欧莱雅合作时间最长的形象大使。

克劳迪亚的登封纪录更是惊人,超过了1000个杂志封面,是吉尼斯认证的登封纪录保持者。

琳达·伊万格丽斯塔

生于1965年的加拿大超模琳达,其职业生涯的开端,不像克劳迪亚那样偶然,成功之路也并不十分顺遂。

十二岁时就开始参加模特训练课程的琳达,经历过很多挫折,曾一度想要放弃模特生涯。直到十九岁时才终于在纽约找到了赏识她的模特经纪人,进入高级时尚界。

最初,她是香奈儿和华伦天奴的缪斯,卡尔大帝曾评价琳达,“世界上没有其他任何一个模特像她一样专业”。

天助自助者,或许正是因为这种敬业的态度,让琳达与多位摄影师建立了友谊,极大地帮助了她的事业。

比如让琳达一跃成为超模的,著名的“The Linda”发型,就出自摄影师朋友的建议:

琳达的登封纪录高达七百,含金量也非常之高,包含多个地区的顶刊创刊号,以及时尚中心地区顶刊的各种纪念封面。

她的文化影响更是不容小觑,直到二十多年后,她著名的“我们每天不会以不到一万美元的价格醒来”,依旧被各路媒体引用。

各路时尚尖端分子,也都是她的小粉丝,其中包括维多利亚·贝克汉姆,维秘超模糖糖,歌手蕾哈娜等。

克里斯蒂·杜灵顿

生于1969年的克里斯蒂,是个超模中少见的大学霸。

18岁时因出色的外型条件,在纽约出道成为全职模特,七年后果断暂停如日中天的超模事业,进入纽约大学学习比较宗教学和东方哲学,毕业后又去哥伦比亚大学学习社会学。

克里斯蒂主要以CK和美宝莲的缪斯闻名,但就像所有顶级超模一样,几乎所有的奢牌都与她建立过合作关系。

在她四十岁时,W杂志曾专门出过专题介绍她出道以来的衣着史,著名的卡司经纪人James Scully,也曾给予克里斯蒂热烈的赞美之辞:

“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模特!你可以在她身上看到所有优秀模特的影子,但又丝毫不影响她本身的独特性。我希望还与她展开新的合作,而那对我来说就像是种了彩票!”

娜奥米·坎贝尔

国内的粉丝也称她为“米仙”。于1970年在英国出生的她,是牙买加舞蹈家的女儿,不过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娜奥米还具有十六分之一的中国血统。

娜奥米的模特生涯单纯又精彩,她几乎生来就是超模,7岁时以童模出道的她,16岁生日前即登上了英国Elle的封面:

之后便开始不停刷新多个地区,首个登封顶刊的黑人模特这一纪录,其中包括英法美三国的Vogue,是时尚界当之无愧的宠儿:娜奥米在巅峰期有多火呢?这么说吧,她在西太后秀上摔倒时穿的鞋,被伦敦的一间博物馆收藏了

从八十年代超模时代开始,直到1998年《时代》杂志宣布超模时代结束,娜奥米是整个超模时代的见证者。

直到现在,她依旧活跃在各种商业活动和综艺节目中,为时尚传媒而生的人,说的就是她:

最后放个大招:红超模和专业超模的走秀对比

红抖翅膀

超模抖翅膀

“你要的吻”

“吻你”

红的二次转身

超模的二次转身

有友说:“听说有人被舆论困扰,纠结到底该不该原谅红模特。这话说的,你可怜她们,谁来可怜大神们啊 ”。对此,各位宝宝怎么看呢?

帮乡村娃圆读书梦 看就能做公益 易起温暖助力

百色治疗白癜风
白城好的白癜风医院
小孩子脸发黄怎么回事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