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期货

下了公交车美食

2021-01-12

镜头一:

下了公交车,女的终于忍不住,翻江倒海地吐了一地,双手捂着肚子蹲在马路边一颗树下。男的一手在捎背郊部按摩一手用纸巾帮其擦嘴,很久女人在男的掺扶下缓慢站起来,向一从大促前7天第一次发送昏暗的小巷移步走去。

镜头二:

-座低矮破旧的民房出租屋,推开院墙铁门两边窗户射出的微光,女人借着微光,轻车熟路地向一道关着的两扇大门走去,男的用手一按,门“嚓”的一声沒开,似乎里面闩着了,女人说:“这么早就睡了?”随即想高声大喊,又觉得不便影响其他租房户,便掏出拨了一个号码:“哥,哦!是嫂子呀,快起来开门,我来看妈了!”不久,门开了。女人的嫂子长得五大三粗,还挺着个啤酒肚,若不是头发和声音你根本不敢说她是女人,这大冷天她还穿着白色短袖连衣裙,光脚踏一双拖鞋。

“哥呢?”

“上夜班去了。”

“你穿这不冷吗?看我穿这么多还觉有点冷!”这时男人插嘴说:

“胖人怕热不怕冷!”胖嫂笑了笑赶紧去推开左边一扇房门,“你妈早就睡了!”随即进去把灯打开。

镜头三:

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妪,刚从单薄的被下,被胖嫂扶起背靠床头坐着,两眼凹下,眼骨凸出嘴里不停地带着病痛的呻吟。女人:“妈!妈!”连喊两声,才慢慢转过脸吸足一口气,眼睛望着提来的东西,皱着眉头,声音微弱又吃力地说:“怎么,每次来都要带那么多东西?来看就是,何必破费,挣两个钱不容易!”女人拿起一块蛋糕递过去,一双干柴似的瘦手,接过就往嘴里送。“妈!你慢点吃,别噎着……”

男人转过脸望着胖嫂说:“前次来沒这么瘦?怎么才十来天就成这样?”

胖嫂说:“她什么都不吃,叫我怎办?这也不吃,那也不吃。”

“那我上次开单的东西,都按照上面的配给她吃了么?”

“我问她吃不吃,她说不吃,所以就没有弄,那么贵的东西她不吃,买了不是浪费吗?”

“哪会浪费呢?那些都是杂粮人人可食!像妈这样八十多岁的老人,就要多食五谷杂粮来平衡她的营养,现在妈纯粹是严重营养不良,导致气血亏损。”

胖嫂仍然重复地说:“她什么都不吃,叫我怎办……”

这时,老妪艰难地说:“是我不想吃,肚里饱着吃不下,不怪她们。”

女人用眼神与男人对视了一下,对胖嫂说:“要不我把妈接过去,住段时间看看,换个环境也许妈的胃口会好起来!”

胖嫂两眼放光地说:“当然可以,但现这种状态你们敢接去么?每逢初一丶十五就说糊话,手舞足蹈地闹腾,尽说死了的人躲在这藏在那的。我本想带去给她输几瓶液后再送她回老家,还有六十多天就是她的生日,我们怕她难熬过……”

男的用手过去给老妪搭了一下两手的脉说:“可以接过去调养一段时间。完全没问题!”此时,电灯突然熄灭,全屋一片漆黑。

胖嫂赶紧说:“这破房电线老化,常被老鼠乱窜把电线弄断。”

男的说:“你带我去查,帮你接好!”

女人用照着找到一支蜡烛,随即点燃。昏暗的烛光下老妪更显衰竭,颤巍巍地拉着女人的手说:“……不是我不吃,实在是吃不下,不是硬邦邦,就是冷冰冰的,吃进肚里不消化又难受,所以我干脆不吃!”

“不吃东西怎行?”

……

那边胖嫂用手电带着男的一边查线一边说:“人老了都会变怪的。该吃饭时她不吃,不该吃时她要吃;弄的饭菜熟烂了说没味,没熟烂又说太硬没牙嚼。我们都在外打工,处处要钱,不按时上班,老板又要扣工资。哪有时间待在家专侍候她?”这时男的看到一个五条线路的总接头,知道这不是正规专业电工操作的。因强垃硬拼又没安装电源分配箱,加上线的型号材质不一,铜蕊与铝蕊混绞在一块,氧化严重,其中有根铝蕊线断落下来搭在地上。并没直接回答胖嫂的话说:“哦,原来问题就出在这里。”用电笔一测,“幸好断的是根零线,若是火线就很危险。”胖嫂搬来梯子,赶紧在旁拿着手电筒照着,男的爬上梯很快屋里电灯又亮了。这时男人才一边下梯一边回答她的话说:“是呀!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

画外音:家不是论理的法庭而是-座温馨的包容所!

共 15 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写的是女人和丈夫一起去嫂子家看老母亲,从老人的外貌和住宿上,和他们与嫂子的对话中勇哥的观点:人员配置上技术人员和业务员要合理,体现了老母亲生活的状况,反映了儿子儿媳的不孝,体现了女人夫妻对哥嫂的理解与包容。欣赏,荐阅,祝创作愉快!【:尚林夕】

1楼文友: 12:46:14 家不是论理的法庭,而是一座温馨的包容所!赞!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湖州男科哪好
合肥治疗男性功能障碍费用
吉林牛皮癣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